寿桥清新信息门户网 > 综合 > 罗小黑为何出圈难?

罗小黑为何出圈难?
2019-10-22 13:42:21   来源:寿桥清新信息门户网   阅读量:1999

 于是一个有生命力,但又存在诸多瑕疵的作品出现了:宏大但有缺陷的世界观《罗小黑》的出圈难,很大要归咎于世界观的构建及受众接纳的问题。一边是风息逃出离岛后策划寻回罗小黑,想利用他的独特异能驱逐人类。如果说...

文|辣娱乐,作者|文东

今年夏天,出现了一波动画浪潮。电影《德仁的魔鬼孩子来到世界》获得48亿票房。在创下中国电影史上的第二项纪录后,男主角德仁也成为一个新的网络热门,出现在社交媒体和电子商务页面上。

然而,在动画领域,在线人气不一定有持续的票房吸引力。下一部国产高得分动画电影《罗小海的战争》(Luo Xiaohai 's War)改变了它的面貌,客串出演了“恶魔精灵公会”的守护者。然而,到中秋节时,票房只卖出了两亿张,可能赶不上其他的。这两部电影的配乐是一样的,一部是3d杰作,另一部是经过八年磨砺的2d杰作。为什么票房会有这么大的不同?

哪一个可以先给出自己的答案,一个是主角,另一个只是客串明星。这就是主角吸引力的不同。或许罗小海听后也会回应:用9月版的《罗小海》和《朱仙》取代夏季版的《查娜》,利用《八白》和《藏在刀后》的退出再试一次。这个金色的夏季版本让《查娜》广受欢迎。

然而,不管时间表如何,从商业角度来看,哪吒相对于罗小海的成功在一开始可能是不可避免的,因为这是大众知识产权和少数民族故事之间的比较。

罗晓海是一个刚刚存在八年的动画ip。认知圈集中在少数观众的粉丝中。如果没有电影上映,恐怕很多人会认为罗晓海是聊天应用中一个温柔可爱的表情包。然而,对于公众来说,在90分钟内迅速接受知识产权已经成为一个挑战,因为知识产权的认知基础较低。罗小海在这一点上没有捷径可走。

以《大圣归来》、《白蛇传》和《德仁降世妖子》为代表的三部国产动画电影都贯彻了知识产权“旧不作新,军不作文章”的商业法则。基于观众对老知识产权的广泛了解,这些故事的“前传”被选择改编,以冒险和动作打斗为切入点。爱情、爱情和友谊是眼泪。这些元素巧妙地融入了新的情节。最后,他们回到了著名的传统故事结局——一部“微创新”的作品诞生了,但它注定要围绕着原来的故事背景展开:影片结束时孙悟空会去吸取教训,白娘子会去杭州找徐贤。这意味着我注定要被莲藕改造,然后在天堂永生吗?然而,这样的套路往往更容易被观众接受,赢得观众的掌声和票房。

罗小海没有例行公事可循。他是一个全新的世界观,一套新的人物,一个新的情节,没有创作红线的限制。因此,一部充满活力但又有许多缺陷的作品出现了:

宏伟但有缺陷的世界观。

罗晓海之所以难以走出圈子,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世界观的建构和观众的接受。这部电影建立了一个人与恶魔共存的世界,其中包含了如何平衡人与自然以及人与恶魔应该如何相处的深层问题。然而,这部电影未能在90分钟内充分表达这个巨大的主题,留下了许多未回答的问题。

代表恶魔的核心管理组织——“恶魔灵堂”,没有空间介绍到位;恶魔的战斗力系统是什么样的,由此产生的李璇双灵质空间是什么样的?恶魔和人之间有什么默契,为什么龙游会馆的主任可以和市长沟通人群的疏散?

这个人和恶魔共存的巨大社会和复杂环境不亚于阿凡达构建的新外星世界。然而,这些设置已经成为普通观众的障碍,要求他们边看电影边思考。在世界观没有得到充分解释的情况下,会出现以下问题。

难以平衡的故事情节。

为了展示恶魔与人类的冲突与共存,出现了以风息为代表的驱逐人类的怪物,以无限为代表的恶魔灵魂公会的执行者,他们遵循规则使人与恶魔平衡共存。两个派别代表的两条故事线是平行的。

一方面,冯Xi计划在逃离离岛后找回罗小海,希望利用他独特的力量驱逐人类。此外,凤溪的同事罗珠、老虎和徐淮负责沿着海岸线传播感应精神。凤溪将抓住应对无限所需的能力。一边是无限,人类秩序最强的守护者。他把小黑从边远岛屿带到陆地上的木筏上,来到恶魔公会大厅,希望能教会小黑他的技能。最后,两股力量相遇并开始了决斗。这部电影达到了高潮。

为了表明这两条线是同时进行的,导演把两条线切成碎片,然后反复跳跃,但很难找到两条线之间的平衡点。风线富含剧情元素,肩负着解释电影世界观和恶魔战斗力系统的重任。无限故事线相对简单,主要是师父和徒弟去会馆途中的情感故事。两条线反复跳动,但时间的平衡不能有偏差。最终的结果是风线匆忙,信息量大却没有详细的描述,观众也没有完全理解很多情节。无限线(Infinite Line)的情节本可以以三段结尾,但却变得支离破碎(小黑充满敌意,改变了态度,开始依赖无限)。

尽管是少数人的知识产权和有缺陷的情节,罗晓海战戟在很多方面都超过了49亿票房的商业奇迹,这就是“查娜的神奇宝贝来到了世界”。

首先,《罗晓海·战戟》揭示了比这更深刻的思想。

情节设计走了一条快速而成功的道路。在原有神话故事的基础上,“微创新”产生了魔珠(查娜)和灵丸(敖冰),正派的太乙真人和邪恶的沈包公,善恶对质,善恶对质。这部电影的创意部分是奥冰被设定为精神珠子的载体。尽管生来善良,敖冰肩负着复兴龙族的使命,却不得不违背良心,毁灭生物。然而,尽管魔法药丸带来了各种各样的困难和错误,他们还是与命运抗争,坚信“我的生活由我决定,我不能帮助天堂”。尽管这部电影很有创新性,但它并没有打破善恶对抗的旧常规,正义一方获胜。

罗晓海的电影中没有真正的恶棍,因为这种世界观有着更大的模式,更深刻地描绘了世界。

人类继续占据森林和自然资源,破坏恶魔赖以生存的环境。恶魔面临两种选择,要么改变他们的外貌,要么成为人类,与城市中的其他人共存。或者躲在尚未开发的偏远森林里混日子。所以以风息为代表的恶魔,不想隐藏一辈子,决定与人类争夺属于恶魔的一块土地。整部电影并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谋杀他人的恶棍,而是揭示了面对命运的威胁时,人们如何与自然相处以及不同人的不同选择和结果之间的矛盾。这种背景看起来更像客观世界。

其次,罗晓海比查娜有更丰富、更立体的情感故事。

如果说主要触及观众的情感线是描述家庭情感的价值和个人与命运的抗争,罗晓海的情感故事就更有层次、更充实。

罗小海和冯Xi是一种友谊和背叛。罗晓海和无限是一种从敌对到理解,再到师徒进步的血缘关系。作为与人类对抗的恶魔种族的领袖,冯·Xi坚信为恶魔而战。背叛罗小河后,他感到内疚,但并不为恶魔族的利益感到遗憾。失败后,他选择了悲壮的自决。他宁愿化身为森林,也不愿被恶魔公会禁止。他也把这作为对罗小河背叛的赎罪。

罗晓海有缺点也有亮点,他设计了恶魔的社会分工、管理组织、战斗力体系以及恶魔在人类社会中所追求的法律。他的想法很新颖,但实现它的挑战很大,这注定了他会成为一部拥有小粉丝的电影。

哪个茶更像是一个有着清晰的善恶和充分流动的童话;罗晓海更像是一个被柔软可爱的童话故事覆盖的成人世界。他们都有精美的图片,精彩的打斗图片,幽默的词干和精心设计的情节。但是哪一个看起来更完美,赢得了黄金时代。然而,新颖而令人惊讶的罗晓海却以一个不完美的故事迎来了一个不尽人意的票房。

事实上,中国的动漫产业反映在查娜和罗小海的幕后。其成功并不代表中国动漫产业的崛起,但罗晓海的案例表明该产业还不成熟。

一两部爆炸性动画的出现并不代表中国动画产业的成熟。深入了解表明,这些年来绝大多数爆炸来自对传统神话的改编,而现代原始世界观和故事却很少。

在这些年广受好评的原创故事中,在《大鱼海棠》、《大护法》和《罗小海大战》中,只有《大鱼海棠》在商业上相对成功,但其情节也因其辛勤工作而受到业界的批评。郭曼关于当代主题的作品仍然没有持续的高质量和高票房作品,这恰恰是动漫产业硬实力的最核心指标。

日本和美国是国际动漫产业中最发达的国家,走的是完全不同的发展道路,但同样的一点是,大量现代作品不断涌现,并取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功,因此商业回报支持了内容产业的持续创意投资,形成了健康发展。日本的大量优秀动画很少来自民间神话和传说,如河童和其他怪物。从上个世纪的“灌篮大师”到当代的“你的名字”,出现了各种各样的主题。美国没有止步于米老鼠和唐老鸭。英雄的世界观从旧的变成了新的。复仇者联盟已经升级,现在已经在世界上拥有行业地位。

国内电影和电视票房已位居世界第二,并得到巨大消费市场的支持。然而,动漫产业原创高质量内容的不足在于商业研发的高投入和高风险。

那时候,《大鱼秋海棠》经历了从创意到影视的近十年。《罗晓海·战戟》从5分钟的动画短片到电影花了8年时间。原创故事需要从世界观、情节、背景环境、人物造型、图片等方面进行研究和发展。这是一个长期高投资的游戏,但最终作品的直接商业实现方式非常狭窄。

在中国,电视台的购买投资无法支撑动画的长期研发成本。除了参与一些原创作品的投资,视频网站更愿意让作品在上线后通过点击和分享账户来支付内容。游戏、玩具等动画衍生产品的商业授权只能在作品成为爆炸性模型后才能实现。

因此,动画的直接商业实现几乎完全依赖于电影的高风险出口,很少有作品在票房上获得双重成功。失败或过早死亡很有可能发生。

虽然Naka的风光无限,但花了七年时间制作这部浮华漫画的《未来机器城》(Future Machine City)在大力营销后,2019年仅收获了1600多万票房收入,与2亿的研发成本相比,这是一笔血本。

与高风险的完全原创故事、大量改编自传统神话和历史的动画作品相比,ip拥有广泛的受众基础,情节上的“微创新”风险较低。

原创内容高风险的现状自然会制约内容自主研发的动力。因此,像罗小海这样的原创故事在最终遇到每个人之前都经历了困难和风险。一旦生意成功,就会有续集,一旦失败,工作将难以继续。

这种情况背后是国内动漫产业商业环境和商业体系的不成熟。

在动漫产业高度发达的日本,规避R&D风险的主要方式是生产委员会制度,即产业链中的所有参与者,如电视台、动漫制作公司、出版社、玩具公司、音乐公司和广告代理机构,组成一个委员会共同资助动漫制作,统一管理动漫知识产权的后续发展。

日本工作委员会的形式源于动画《伊娃》的发展。最早要解决的问题是动画发展的资金问题。例如,eva的制作委员会由gainax(制作人)、Wan Dai(衍生开发商)、sega(游戏)、Kokawa书店(出版社)、kingrecords(音乐)组成,委员会共同投资。其成员分别获得了在各自领域开展工作和获得相应收入的权利。他们中的一些人向委员会支付授权费,然后成员按投资比例分享收入。

这实际上类似于风险投资的工业资本的作品。委员会成员通过为动画制作公司提供资金获得后续广播和二次开发的权益。如果动画成功,它将获得第二笔现金收入。如果动画不成功,它将分担风险。这样,大量中小企业也将能够参与大规模投资和长期产品研发。

然而,这种模式在中国尚未形成。最重要的原因是ip版权保护环境不成熟。当一件作品爆炸时,大量盗版衍生产品如玩具、手工艺品和音乐立即出现,给原创者造成巨大的商业损失。如果中国动画要复制日本的模式,前提是电子商务、音乐、视频网站和衍生品销售等平台形成一个监管版权和消除盗版的商业环境,这一环境近年来正在完善。视频和音乐等平台的付费商业化越来越受欢迎,而用户为真实内容付费的意愿将推动平台系统的引入,以持续保护内容的版权。

制作委员会模式可以解决出资和协同发展的问题,但不能完全解决动画制作公司自身的收入问题。一方面,由于收入是按出资比例分配的,动画公司的资本并不占主导地位,其享有的权益比例也不会很高。另一方面,无论在中国还是日本,动画内容的直接实现都很少,更多的是在二次实现。第二次兑现,是这个领域的玩家,尤其是巨人,主宰了分配权。

这也是支持原创内容和规避风险的另一种方式——美国工业巨头模式。

美国传媒业早已开始整合产业并购,也就是说,相同的内容可以通过不同的媒体兑现。目前形成的好莱坞“六大”公司基本上拥有完整的产业链,包括制作公司、动画公司、电视网络、有线电视、影视发行、游戏公司等产业链。例如,排名前六的迪士尼在20世纪80年代只是一家动画公司,但自艾斯纳时代以来,它通过不断的并购逐渐成为一个娱乐帝国。

因此,当我们审视美国的动画产业链时,会发现从动画制作到电影发行、游戏改编、dvd发行,甚至主题公园,产业链中的大部分环节都在同一个系统中,除了周边地区会授权孩之宝(Hasbro)或美泰(Mattel)等玩具巨头进行生产。

这使得动画制作、工作室和其他内容来源能够从电视网络、有线电视和主题公园获得稳定的现金流支持,从而使他们有机会投资耗资数亿美元、耗时数年的动画电影。作为一种隐藏的驱动力,所产生的高质量内容通过各种兑现渠道不断产生收入。因此,美国的高质量内容公司经常求助于巨人的合作平台。在《复仇者联盟》中创造了许多超级英雄的漫威最终被迪斯尼收购,这是很典型的。孵化超人和蝙蝠侠的华盛顿特区由时代华纳公司合并..

在中国,可以比较的平台光媒体就是其中之一。其五颜六色的工作室电影业投资孵化了中国近一半的最佳内容创作团队,依靠自身强大的宣传和发行系统,将《大圣归来》、《大鱼海棠》等动画电影制作成爆炸性的模型。

然而,轻工业系统也集中于电影和电视,以及玩具、手持游戏等衍生产品。被奥菲和完美世界等国内细分巨头占据。华谊等影视公司试水失败后,线下主题公园的开发似乎成了万达、荣创等房地产巨头的战场。因此,中国的内容团队不能依靠美国的巨大整合模式来实现长期内容输入和商业实现的协调过程。

然而,带有瑕疵和希望的原创国产动画仍在诞生。罗晓海曾经被粉丝们戏称为ip,他一生都在等着看这部电影,但是8年后,他仍然带着惊喜和遗憾与每个人见面。

叶文在电影《一代宗师》中说:如果没有成就,就有进步的不足。国产动画从不年轻到成熟的过程将会产生市场机会,并促进和成长。

欲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 taimeiti)或下载钛媒体应用。

上一篇:全新GS4设计曝光,纯电版“XR-V”正式亮相
下一篇:白皮书:中国走出一条符合国情的发展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