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桥清新信息门户网 > 社会 > 鲁海先生走了,有问必答的“青岛百科全书”终止了问答……

鲁海先生走了,有问必答的“青岛百科全书”终止了问答……
2019-10-20 12:43:28   来源:寿桥清新信息门户网   阅读量:578

 2019年9月10日下午4时30分,青岛城市历史的见证者、被誉为是“青岛活字典”的鲁海先生离世,享年87岁。留下遗嘱要求一切从简9月12日上午9时,鲁海逝世告别仪式在青岛殡仪馆举行,亲朋好友20余人齐...

他了解这个城市的脾气。他用典故来“讲故事”。青岛方言的节奏笼罩着他的优先考虑。这样,他就像是这个城市里最老的说书人。他精力充沛,努力过去,活跃在市场上。他在控制之中。

2019年9月10日下午4点30分,青岛城市历史见证人、被誉为“青岛活字典”的陆海先生去世,享年87岁。

鹿海图源青岛出版集团微信公众号

鲁海,原名鲁约翰。他的笔名是申生、沙人、凌欣、祁山等。1932年出生于青岛,祖籍山东泰安。毕业于北京大学图书馆系。他曾任青岛图书馆馆长、山东大学兼职教授、青岛图书馆协会理事。他写了38本书,包括《文海集》、《中国古籍》、《说青岛》、《民国往事》、《作家与青岛》、《青岛与电影》、《青岛与戏剧》、《青岛思想与记录》。他在报纸和杂志上发表了3000多篇文章。

留下遗嘱需要简单。

9月12日上午9点,在青岛殡仪馆举行了鲁海辞世仪式。20多位亲友聚集在这里,送他最后一程。“一切都很简单”是陆海老人生前特别订购的。他的家人也遵从了他的意愿,没有举行大规模的追悼会。

卢海老人的孙子卢吉勇在青岛晨报上告诉记者:“爷爷去世前的最后一刻,他的家人和他在一起。他还留下遗嘱,要求一切都要简单,不要打扰太多人,不要举行大规模的追悼会。”因此,陆海的死讯只告诉了他的亲戚和几个密友。

即便如此,当告别仪式举行时,这座岛国城市的许多市民都赶到了现场。最初建立的告别大厅非常拥挤,不得不临时更换,以满足每个人送老人的愿望。

死前患病

87岁的鲁海一直痛苦到去世。去年冬天,他因心肌梗塞被送往医院急救。经过抢救,他在住院期间患上了脑梗塞。幸运的是,他险些丧命,治疗后回家休息。然而,由于疼痛,卢海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都不是很好。“我不能再出去了。我的日常活动空间是从卧室到客厅,从客厅到卧室。”据家人说。

然而,卢海是一个不安分的人。尽管他病了,他仍然密切关注着他所热爱的城市的变化和文学历史的发展,经常通过手写的微信与世外桃源的文学历史学者和相关人士交流。

据消息人士透露,在他去世的当天早上,卢海还给许多文学和历史的继任者发了微信,主要关注他们的创作发展和研究现状。在卢海老人的朋友圈子里,最近的九月几乎每天都在更新。内容都是关于青岛文史的发展和文学界朋友的创作新闻。

记者眼中的路老

[“老顽童”离开了]

我和卢老已经认识十年了。我第一次和他打交道是通过电话。那一年,我们的晨报发行了一期关于中秋节的特刊,其中包含了一些关于青岛人习俗的内容。总编辑让我们请卢老检查一下这件事。任务落在我身上。我在电话里问他,他煞费苦心地一一回答。答案不仅仅是“是”或“否”,而是对“为什么”和例子的详细解释。

那一年,春节推出了特别版。所以,让卢老看门的人又落在我身上了。我打印了我们的特刊,并和他约好在他家见面。

我第一次见到卢老是在他家。他让他的家人给我泡茶。他仔细阅读手稿,并和我谈了一会儿。他告诉我青岛人庆祝春节的习俗。手稿很长。他说他会慢慢读,读完后打电话给我。那次,我们聊了很多,听他聊了很多青岛的过去。虽然我读过他的许多书,对许多事情也略知一二,但这是我第一次听他的。我真的获得了很多知识。

卢老1932年出生于青岛泰安。在青岛近现代史上,他经历了许多事件。和他交谈时,我觉得自己在读一本大书,不知不觉地我就读了。我情不自禁。

在我遇见卢老之后,我几乎每年都去他家几次。卢老喜欢笑,当他谈论有趣的事情时,他笑得很灿烂。他还给我分配了话题,希望我下班后能做些文学和历史方面的考证,他能提供信息。他经常开玩笑说我很忙。

自从他开始使用微信,我们的交流就增加了。我经常转发关于我家乡城阳马尚街的公开号码的文章。几乎每次他都会留言说“上马,马上上马”。这是因为街上曾经有一对上联,要求下联:"上马,上马。"他认为这很有趣,经常提到它。

卢老和我已经认识很多年了。那是他的晚年。他和我“玩”,我比他小40多岁。他风趣幽默,就像一个“老顽童”。

现在卢老已经突然回到道山,但是他的声音、样子和笑容将会在我的脑海中久久地印上。我不能忘记他对年轻人的鼓励和期望。

他的作品将被永远铭记。他的笑声将永远留在这个世界上。

(青岛晨报魏尼邦)

“陆老师”在电话里

特别遗憾的是,我没能见到陆大师本人。我只看过他的照片,听过他的声音。这种遗憾无法弥补。

当我第一次走进报社时,知道了“路海”这个名字,当我遇到一些青岛人文历史的知识时,很多老记者一致给了我一个座机电话号码:“找路海老师,他是青岛的文史专家,绝对准确、权威。”

经过十多年的工作,每当我遇到类似的问题,我都会拨这个座机号码去找“陆老师”。电话另一端的回答是:“你在找哪位陆老师?”因为卢海的儿子卢勇也是这个领域的专家。我一说我在媒体上,对方就知道我在找陆河。

我也有这样的印象,我问了陆海先生关于八大关里的建筑历史,诺庄歌剧的历史,临沂人走向青春的历史,德国下水道建设的历史等等。陆先生对每个问题都给了我一个完美的答案。除了这个问题的答案之外,他还可以用最简单易懂的语言普及一些相关知识。

陆先生对文学和历史的态度非常严谨,非常严谨,人们都钦佩他。我印象最深的是2010年。我想在手稿中了解山海关路13号别墅的历史。接到电话后,他没有立即回答我,而是让我等一会儿。他寻找信息并再次告诉我。十多分钟后,他给我回了电话,给我完整地描述了这栋别墅的简史、建造时间和面积、它的主人、大军阀韩福举和他的妻子韩高义贞,后来汪精卫也住在这栋别墅里。里面还有一些历史故事,让我立刻完全理解了这座建筑,这些故事也呈现给了读者。

还有一次,那是我最后一次联系卢海先生。那是在2017年,在接受青岛德健下水道采访时。那时,陆海先生身体不好,很少再站出来。采访青岛全市的媒体当场采访了卢勇先生。但是那天晚上将近10点的时候,我收到了陆海的短信,他说互联网上的一些媒体在这次采访之外的一些报道中犯了错误。“大学路覆盖青岛河,而不是德国人修建的下水道。你能在手稿中解释一下吗,孙潇?不要误导每个人。”收到这条短信后,我通过电话联系了陆海。他解释道:“大学路最初位于一条河里。后来,为了方便被覆盖,这条河起源于现在的39中学,在黄县路还有一条明渠。所以大学路下的涵洞覆盖了河道,不是德国人建造的。”

(青岛晨报,孙起孟)

[停止改变朋友圈]

没过多久我就通过电话认识了卢老,那是18年前的事了。在我的印象中,鲁老是一本文学和历史的字典,可以随时打开来查找书签。每次我在采访中遇到关于青岛古城历史的问题,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给卢老打电话。每当有人打电话给卢老,他都会接。听完问题后,卢老会立即给出详细的答案。卢老可以解释一座老建筑、一条老街和一个老人的经历和过去。每次我给卢老打电话面试,都是一个学习的机会。

卢老研究文学和历史,并为新事物“循规蹈矩”。卢老在微信朋友圈非常活跃,经常取笑像我这样的“孩子”。一个月前,我在圈子里发了一组莲花的照片和画,嘲笑自己,称自己为“老人”。卢老给我留言说:“你是个老人了。我,老人,也喜欢荷花。散文集叫做《留残莲听雨》。最近很短一段时间,卢老每天都在他的朋友圈里发送一些记忆片段。尤其是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我每天都要发几篇文章,说我害怕我的智力下降,每天都要写些东西来锻炼我的大脑。当我看到卢老试图回忆的细节和琐事时,我每天都感到莫名的悲伤。和卢老聊天时,我说我祝卢老身体健康。卢老鼓励我珍惜我的时间。

9月10日早上6:30,卢老完成了他在朋友圈的最后一次更新。11日,卢老的朋友圈没有更新。斯里兰卡人民已经死了。世界上有一位不那么仁慈的长者,天堂里有一位更博学的老师。

(青岛晨报赵彭剑)

上一篇:宁波舟山港,货满到马上装不下!全世界吞吐量最大的港口如此火爆
下一篇:赛普拉斯推出USB-C控制器ACG1F,助力传统笔记本向US